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國泰管理層應該看的方向 / 副題: YUMC是一支永不想賣出的股票

巴黎:

國泰剛剛公告裁員600人的大計劃, 筆者作爲一個小股東, 當然希望公司把可減的成本都節省, 讓公司大賺錢, 然後股價再從上軌道.

但筆者對航空事情什麽也不懂,不能亂説

 不怕不識貨, 只要貨比貨, 於是筆者透過比較另一些同也航空公司, 看看國泰到底出了什麽的問題.

以下是筆者把國泰自己的2015,2016年數字, 和同業AAL 和Delta作比較

國泰本年的工資支出是縂銷售額的21.3%,  而AAL是30%,Delta是25.3%, 要注意是Delta有部分工資是以承包費用出掉, 實際應該更高.

這數字顯示, 國泰工資是有競爭力的.

為何AAL, Delta的工資高于國泰, 卻賺大錢, 而國泰卻輸錢5億?
(下列的國泰的稅後盈利30億是連同OCI的收入調整后的數)

其中折舊費用, 國泰是11.4%, 而AAL和Delta只是4.5-4.8%,  相差6.5-7%,
若果連同同類的維護費用, 國泰是9.5%, AAL只是5.5%, Delta是4.6%, 國泰又再高出4-5%

飛機的新舊程度和維護費用成反比, 但國泰卻不是, 這兩部分一起計算高出對手11-12%.

另一個又是落到大家也關注的燃油問題, 不過這次筆者把對沖虧損剔除,  算到即使沒有對沖的問題, 國泰仍然高達21%, 而 AAL和Delta只是15.1%, 國泰又高出6%,

這三部分應該算是正常的經營成本, 國泰比較對手總共高出17-18%.

幸好員工可愛, 成本比較對手低5-9%, 把縂相差降低至12%-14%.

其實相差如此利害, 最好是開個内部審查, 公正地建議管理層相關的問題

  數字騙不到人, 希望國泰管理層能夠做一個對待員工和股東都有利的決策.





------------------------------------------------------------------------------------------------------------------------

學習價投十年, 高賣低買輪動是從Ben Graham學到的主力, 在這過程中也受到一些和這法知識上有矛盾的挑戰, 例如有些股票是非價值投資者所長的增長股.

 直至上年度我留意到百勝國際受股東壓力要低價分拆的百勝中國.

 我計算這股票如果是28元已經可以買進, 結果是以24元分拆, 於是馬上毫不猶豫買進, 一心想著有3成利潤便把它賣出.

結果是管理層不負所望, 百勝中國回復增長, 而本年開店的目標增加600店或原來7000店的8.5%,  另外更收購了外賣網「到家美食會」, 實行一網打盡.

管理層希望最終把中國店鋪增加至30000店, 看著它一步一步達到每段的里程碑, 我想賣出它再輪動的動機越來越細.

由16年11月分拆至今只有半年, YUMC上升了52%, 比較騰訊700同期上升33%更利害.

分拆前已經介紹, 分拆后馬上持有這支股令我自豪, 同時也讓我感到個人知識的卑微, 因爲我還要學的實在太多, YUMC提醒自己, 什麽才是貼地的增長股, 持有一支可以用常識計算到的增長股, 不用跟99%的funds買進騰訊, 也可以大發特發.



............................................................................................................................................................
如果你也想從價值投資角度學習分析資產負債表,損益帳和現金流量表,這裡有一個近期的最後機會:像Ben Graham了解財務報表第三班。

6月之後,因爲私人原因,筆者短期内不會再開班。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hk/2017/04/ben-graham.html

2017年5月19日星期五

今天打倒昨天成功的我 Walmart/ 6月之後沒有再開班的時間表

前天出了一篇不要Prediction買股票之後,昨天筆者持有的兩只以營利和增長估值的YUMC 和WMT大升並創52周新高,好像是對自己出文的抗議。

而Walmart更加不負我望,營業額再度囘升,主要是由網店帶動,第一季增長按年再進63%,按季上升29%,而Amazon也只是按年上20%。Walmart這個數量和速度,真的是非常厲害。

而這個阿一阿二的黑洞對局引發的磁吸效應,會把四周其它的實體店的銷售盡吸,並加快它們的終結。

筆者估計現在Walmart的網上營業額已經佔他的縂銷售的7.2%,而Walmart的縂銷售是Amazon的3.8倍,因此,筆者相信Walmart的網上零售已經等於Amazon的2成7。

Walmart能夠增長這樣快是他決定讓自己的Online店打自己的實體店。

寫到這裡我想起幾年前700的QQ如日方中時,有人質疑馬化騰開微信會對自己的QQ不利影響時說,情願死在自己手也不會給這機會對手。

這些商業管理人不單能今天打倒昨天自己,且是一個昨天非常成功的自己,非常令人尊敬。

筆者幾年前也看過Walmart盆數,當時並不喜歡他每年花了很多錢在有關實體店的投資,但這兩年卻相反,實店Capex大跌,就算以高價入股京東和買Jet.com還是省了很多實體店投資用的現金,自由現金流仍然大大高於盈利,於是開始留意。

分析員質疑為何Walmart高價買入這些網店阿二,筆者看法是這樣

科技股的價值分開兩种,一類是Google,facebook和Amazon,它們的價值是由直接面對顧客的銷售而來,另一類是如JD和 Jet.com, 因爲網絡是勝者全勝,阿二阿三是很難經營和賺取利潤,它們的價值是來自科技引擎技術。

這些有著如Porsche的Turbo引擎技術,對一些還沒有這技術如Walmart是非常有價值的,配上它就如老虎添翅膀。設想象Walmart是在跑道上最前的跑車,它原來的引擎雖然不錯,但和正在後面殺上來的Amazon用的新技術仍是有一段距離,後者按這速度趕上來是很快的事。

現在的Walmart差不多要不問價就馬上去配用Amazon般的引擎技術,否則就很難保住位置,因此這些呀二或呀三呀四科技引擎的價格就很值錢,兼很無譜和難以估值。


Walmart 用了33億美元收購成立衹有15個月的Jet.com, 其中看中的是Jet.com的創辦人Marc Lore的誓要打敗Amazon的決心。本期Bloomberg BusinessWeek有関Walmart的電子商貿探索文章十分精彩,筆者學到了一些傳統行業以外的思考角度。



…..........................
如果你也想從價值投資角度學習分析資產負債表,損益帳和現金流量表,這裡有一個近期的最後機會:像Ben Graham了解財務報表第三班。

6月之後,因爲私人原因,筆者短期内不會再開班。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hk/2017/04/ben-graham.html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不再Prediction, 只要Protection

最近筆者幾只以Prediction盈利估值的股票的成績都不甚理想, 令我從新審視以後的投資策略.
我決定把以盈利估值的比重以後降低到不超過買股決定因素的10%.
或者我先講什麽叫盈利估值.

投資只有兩招:

1盈利估值投資法

就是說投資在一支股票的内在價值, 而内在價值是以未來現金流折現而來, 但一去到未來現金流就無可避免靠估. 雖然近期筆者也有些得意的作品, 例如肯德雞中國, 這支股昨晚上升3.67%創新高, 就算它本年帶給我高達35%的盈利. 我也決定不會止賺, 會一直持有它.

雖然YUMC這股讓我很滿足, 但投資人需要的不是一支,而是一個穩定的大平均, 沒有人知道這是投資這些股的成功是靠估或是神來之筆.

2 另一方法就是以保護投資法Protection,  Margin of Safety , 以這方法買股, 只要Margin of Safety夠大夠足夠後, 投資人的感覺便是兩囘事.

擧一個德永佳和川河為例, 德永佳是以Prediction作爲盈利估值, 川河則是以Margin of Safety 買進,

筆者自覺頗爲低買進德永佳, 但昨天因爲盈警而大跌10%, 其實川河以前也試過盈警大跌, 但川河的資產負債表大幅高於市值,   而德永佳的PB卻是>1+, 筆者就覺得德永佳非常不爽不自在.

這個德永佳盈警也發得夠含糊, 我建議以後不要再發盈警盈喜, 因爲有一班人就是非常敏感,  德永佳2015年的下半年有高達6億的特殊盈利, 除稅和小股東權益後有4億多是這樣產生, 如果全年下跌60%, 就是説全年沒有這些特殊盈利吧. 於是2016年盈利就大概是4億多和上年差不多, 當然也不是好, 但這不是大家一早應該估計得到的嗎?

筆者的意思是發不能盡清楚的預警或預喜, 不發好過發.

連同I B M,YUMC, 互太、WMT 及德永佳這些PB大於一的股票, 現佔我組合大概是18%, 我相信最終這些投資也不會輸錢.

但當想到自己賺很多錢的PMI, AIG, AVF當年都是一些0.1 或0.3的盈利爛股,  PB大大低於一的意思是這些股票的死屍較它生勾勾更值錢, 於是它們不死就代表會好, 它們死又代表很好. 就是説死不死, 投資者都好.

現在卻花我這麽多時間想什麽幾年或十年, 什麽未來, 和這麽不爽不自在, 我就決定永不再去Prediction這領域.

以後只集中資產負債表保護投資法,  不會再為別人看不起無預測能力而自找麻煩.

2017年5月15日星期一

美百貨業最終只餘下Walmart vs Amazon

且會是經過一場非常暴力和血腥的大戰。

筆者仍是價投粉絲,但經過一個大熊市之後,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地方,某一種企業在熊市發到唔清唔楚,其中一個是在溫歌華賣日本熱狗的鄰居,另一個是連騰訊也跑勝的美國Domino pizza。




(套用增長股投資者常常用的”如果“,如果閣下在金融海嘯後,窮到在家一天三餐也是吃早上買下的Pizza,你又有靈感,以25万元買下口中那Pizza的公司Domino股票,今天你會有1千2百4十万,以後不用再捱pizza和很自豪地說,I dont buy tech stocks)

於是我開始注意一些專做窮人生意的公司,因為熊市會制造更多窮人客戶。

雖然我也是很愛吃Pizza, 但也希望個人組合能在熊市的回徹能夠保持適中,近來我特別喜愛找這類型的股票,比如肯德雞和Walmart。


先介紹兩位出場:

            Walmart     Amazon
銷售        485873M>   135987M
净利        13643M >    2371M
FCF         20911M>      9706M

市值        2311億  <   4495億

單從市值看,市場人認爲Amazon將會勝出這場比賽。

如果從盈利和現金流看,Amazon和一些3(M)增長股的確有所不同,它沒有Mistery,  應該沒有Manipulate數字, 只餘下thin Margin of Safety.

若再深入看,Amazon主要净利來源是云端,而零售業務的Net Margin仍然大幅低於Walmart.

其中一個可能原因是Amazon的付款期長達100天,供應商只能將價就貨,不會以賣給Walmart的低價格給Amazon,這也解釋爲何Amazon的FCF可以如此厲害,它的FCF是建基于應付帳,而非盈利。

傳統的財務說流動比率中的流動資產要大於流動負債,因為債仔過多,一旦上門追債,公司就不能運作,除非他們信任,長期給公司一個高於正常付款期限,這樣公司就借來一大筆免息的現金。

但人是善變的,反轉豬肚時就很危險,所以筆者買公司不會越這流動資本的底線。

Walmart又如何呢?
它給供應商的付款期平均只40天,對供應商厚待。如果按Amazon的100天,Walmart的自由現金流可以增至82494億,是Amazon的9706M 的8.5倍, 這也證明Walmart在其它方面的營運效率比較Amazon更厲害。

給40天這樣好的付款期, 再考慮Walmart的產品類較Amazon集中,Walmart在供應商的地位仍然是無人匹敵。

只是現在Walmart若壓供應商以加長應付帳付款期和減低盈利來加大FCF,市場肯定不會像Amazon般優待它,因為買Walmart投資者正是那些傳統投者。

於是只餘下最重要的一個問題,Amazon的營銷能否爬過Walmart,因爲過去並不代表未來。

從過去多年的事實, Amazon的銷售是從那些不濟的百貨對手而來,而不是Walmart,
市場估計, 未來嵗月, J.C. Penney Co. Inc.、Nordstrom Inc.、Kohl's Corp等的業績將會好慘, 或者已經破產的一代天驕Sears會是它們的未來參考.Walmart 真的多得這班人不小, 養大Amazon 成巨人對手.

Walmart2016年的電子銷售額,業内人士估計佔Walmart整體的5-6%,但2016年已經大升65%,比較Amazon的20%上升幅度更厲害,現時Walmart的O2O電子商貿金額約是29153M, 若考慮到Walmart縂銷售並没有上升, 那麽它的O2O的銷售是從自己傳統的銷售而來, Walmart正在一步步快速走向電貿.

如果Walmart把這部分拆開比拼,銷售已經等同Amazon的1/4, 若按非傳統的100天找數給供應商,自由現金流可以達4950M,差不多是Amazon的一半。

Walmart應該還有很多殺手簡。

Walmart在華的電子商務非常成功,和京東的O2O合作更令JD帶來首次首季的盈利。

Munger說沒有人會再買零售公司,更和股神在年前沽清Walmart, Munger是我專敬的人,但筆者仍是要買Walmart, 輸了就當買票入現場看大戰。

像IBM一樣,雖然近期大跌, 但筆者在130+水平買進,只要價格夠低  也可以賺錢,Walmart FCF 6.8/share,我第一注在69元買入, 現股價76元,而這也是過去幾年難以超越的水平。

筆者會繼續待機加注。

如果市場最後只餘下Amazon和Walmart,這個投資囘報應該也不錯。


後記
想不到這文于昨天下午雪球發出後,馬上得到很多國内朋友注意,并且熱討論。


2017年5月12日星期五

有色眼鏡

昨天看到止凡兄談到

財力覺醒


其中我對偏見這個題目很想囘應,大到我要另開一篇文。

偏見是投資的敵人,偏見原于個人尊嚴的失去,在投資市場失去尊嚴意味個人成績的失敗,或某只股票的錯誤,或某种想法被證明不對。

想一想如果你買進IBM卻發現股神在高位清掉1/3,或買入超大輸掉9成,或幾年前說買建行優於騰訊,又或個人不相信的科技股升到阿媽也認不到的時候,一個正常人都會被打擊。

不要,尊嚴在投資市場不值一分錢,不要被個人尊嚴這有色眼鏡阻擋理性一面,承認個人的不足,虛心去學習。

有一些事情是個人能力圈的問題,例如黃國英應該以不知道替代下定性A股市場,内銀,。。。等等。當我們鄙視一類型股票,某一個人的想法,後來這個人又賺錢,我們非常容易掉進由妒忌而來的有色眼鏡,而忘記個人能力圈不足的事實,解決答案是筆者常常挂在口的別人賺錢是別人本事。

不知道並不代表我們一定要學,或有能力學,在投資市場我們只需要投資自己知道的就足夠。

投資其實很簡單但不容易,它簡單的地方是很多智者的書已經寫好待我們看,不容易是如何克服個人的有色眼鏡,個人的尊嚴去身體力行。

昨天有人以190的權益下跌,然後結論陷阱,然後指控有人舞高派貨。
這事提醒了自己有色眼鏡是如何能把一個正常人轉變成一個不求甚解的白痴。

股票市場如戰場,勝敗兵家事,筆者可以保證未來更多的失敗扣門而來,如果承受不了,你不屬於這遊戲。但另一方面你也可以勝出某些讓人囘味無窮的戰事,例如11倍的PMI,不可能輸的AVF,前無古人的内銀HAH轉轉轉,或比較股神更早和低價買進的孟山都,又或大發神威的YUMC。

這是一場個人的心理戰,敵人是自己。

有一句説話可以總結股票投資,過去的不代表未來,未來是一個謎,並且有無盡的可能。

這意味我們要不停學習,或者就是它最難之處和最引人入性的地方。







2017年5月11日星期四

追揸沽 Vs 假如但是或者/ 繼續加注190。

我的兒子曾經問我這個問題:

爸爸,為何電視的評論員說了一大篇關於某只股,利申時說自己沒有買,還有人聽他的?

我啞口無言,我自己雖然是不會聽,但我也不能代表其他聽的人。

在股票市場投資只有三個動作:
追揸沽,股票市場買定離手。

聽其它人說一大論某只股好之後,然後說他自己沒有買,說某只股差,又沒有沽空,又或再加一大論假如但是或者,是頗爲浪費時間的事情。

以下是筆者個人的經驗,可能可以幫到一些朋友在交易一刻時做決定。

做了一大輪投資分析後,你常常會發現任何股票都存在優缺點,令你猶豫不定。

如果你發現一只好股後卻裹足不前,只因你還未找一個優點大到足以忘記它所有缺點,因此,去尋找一個足以忘記它所有缺點的優點,然後買進。

反過來說,你也可以理解成只因存在一個很大的缺點,把它所有的優點都蓋過,決絕地跳過它,不要妒忌別人賺錢,因爲你是不會因一只沒有買的股票而輸錢的。

匯控的“Mark Tucker”就是一個足以忘記它所有缺點的優點, 匯控本年升幅有8.6%,連同股息有9%,其中大部分在公告Mark Tucker做主席消息後,現一步一步地繼續發力,匯控是筆者第4大持倉。

雖然匯控本年跑輸大市,但卻是筆者組合創新高的功臣,現組合早已經超越2015年大時代的Watermark.

筆者的Watermark是以個人組合而不是大市計算,例如從2013年1月23260點開始計算,2015年最高值的Watermark是23260點x1.3(2013年組合囘報)x1.35(2014年組合囘報)x1.2(2015年最高峰囘報)=48980點,雖然2015年全年筆者囘報是零,但峰值仍然以最高點48980計算。

幸運地2016年至今組合回報賺得23%,令我再次超越峰值。

但花了年半時間才超越,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2015年太大浪,當時組合最高曾經上升20%,做成Watermark較高,第二個原因是這年半時間筆者開班太多,分散了不小精力。

因此5和6月班之後,筆者會休息至小一年時間,才再考慮下一步。

如果閣下想知道分析190的原則是如何也可以分析其它的股票,或者想了解筆者做逆市交易的情緒是如何控制(例如匯控,太古和國泰),把握這近期的最後機會。

http://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om/2017/04/ben-graham.html

交易方面,昨天筆者再加注190香港建設。

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擂台戰完滿結束

和市場先生兄合辦的的擂台班星期六晚完滿結朿,我和他各自在擂台上拿一支股應戰,他交了190香港建設,而我則交87太古B。

我倆都是識英雄,因為彼比也互持自己和對方的股票,我也持有190,他也持有87,可以說大家都派二元帥上陣,只是正副手的分別。

若論資産折讓,香港建設領先太古,尤其是上海兩物業己經開始交付出租,今明兩年正值收成期,之後連同其它投資物業,每年將有3億多租金收入,以現在28億市值非常吸引,另天津尚有一高達80萬平方米地皮以成本入帳,並未反映市價相差足足28億整間公司市值的價值。

太古則企業管治優勝,單單持有太古地産的租金入息己有5%的Yield, 還贈送45%的免費禮物包,我選擇太古打頭陣是因為它四平八穩無得輸,配合我個人「一蚊也不想輸,要買高現金流和要附帶免費禮物包的投資,持有並交易的投資哲學」
今次的擂台班我學了很多東西,刺激了很多思維。

我會在下星期六開始的價值投資第十班添多一些「最近股票」的分析原素,己經報了名的朋友,歡迎WhatsApp你們的問題給我,我會在堂上回答。

2017年5月4日星期四

市場價格有效率?--談太古B/副題: 匯控看法


太古公司(0087)2016年的股東權益是2247億,按各部組成的資產,以成本帳劃分如下:



如果按市場價格,AB兩股和它們的股數縂市值,是1081億,市賬率是0.48




但這只是賬面入數價值,太古持有太古地産82%、國泰45.13%、港機74.9%....都是上市公司,我們可以自己買進而不經太古。我們要先把各部轉化成市場的公平值,再比較自己若在市場買入它們的相差,看看那種方法付出較低。

若按持有的上市公司這幾天最新的公平價值,太古應值1562億,即現在市場的人購入的各項上市公司正成交價格加起來是1562億。





就是説我們只需要交1081.8億給一個經紀,他就能在市場替你買進別人“正在”要1562億才買到的股票。

用1081億,單單連82%的太古地產也買不到,82%的太古地產現在市場價值已經是1254億,除了這相差的170億囘贈外,更有其它的國泰,港機,氣水,海洋,貿易加起來共308億的資產免費大禮物包。

另一個奇妙是太古B和A同股不同“投票”權,只需要13.3元的B股,便能獲得跟較貴的75.5元的A股相同投票權,但資產索囘權則是5個B才有1個A,把實際1562市場價格按權益比例,於是2995M股數的B股股東權益值按比例是港幣621M,而905M股數的A股權益則是港幣939.8M。

按13.3元的A股市價的市賬率是0.64,而較貴需要75.5元的A股市賬率卻是0.73較貴,兩者相差又有14%,同一元能獲多幾倍投標權的B股反而會更便宜。

平時說的折讓股,通常是相對財務帳面值,而本次則相對現在的市場價,說市帳率可能不合適,就叫它市市率,如果朋友發現有任何股票的市市率低於一,請通知我。

真想像不到堂堂太古公司,竟然像AH股出現了如此厲害的折讓。

發文之時,太古B已經接近52周低位,非常適合逆勢投資,筆者再纍積,並預留多一注待破底。




。。。。。。。。。。。。。。。。。。。。。。。。。。。
今天匯控發力單日上升2.95%,管理層也很有風度說即將上任的新主席Mark Tucker將會帶領匯控創新高,說開Mark Tucker,還記得2010年當天筆者在眾不看好情況下認購Mark主理的AIA,賺了一倍有多之後賣出,
AIA & AIG (二)----事實與偏見
一轉眼又是7年前的事,當知道他要打理匯控,本來打算要沽,二話不說馬上倒過來加碼捧場。
。。。。。。。。。。。。。。。。。。。。。。。。。。。。

投資最難不是偶一的賺大錢,而是用一套持續有效和能夠控制情緒的評估方法,已經有7年了,我依然故我,如果你對這類尋找投資機會方法有興趣,這裏可以學到: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hk/2017/04/ben-graham.html

2017年5月1日星期一

投資改變人生觀

前天和兩位朋友吃早餐談價投,我們都說價值投資改變了大家的人生觀,其中我們尤其是對偏見看得最重要。

偏見是去否定一些非自己能理解,卻和自己的意願相違的聲音。

我們都認為,如果個人不能找出對別人的方法或不同意見有一個合理解釋,做到滴水不漏,就唯有先放下個人的決定,因爲只要有1%的偏見,就有可能輸錢。

一蚊也不想輸的推動力是如此驚人,令自己永遠置無盡可能于個人的專嚴之上。

囘家之後,我也整理一下,把過去學價投之後,對某些觀念改變縂結下來:


1變化和不變化:
世間有一些事情是不斷變化,而有一些事物是不變;


2貪婪:
貪婪是希望賺自己能力以外的錢,貪婪和愚蠢通常是一對的;


3妒忌:
妒忌是人類最大的敵人,妒忌最易令人有偏見。


4偏見:
再用相同操作方法時,無論之前是賺是輸,我總會問自己是否因之前的記憶而出現偏見;

5勝利
每次勝利之後我也問下一場會否是Waterloo;

6失敗:
保證會繼續出現,我盡量不抱怨自己,因爲我只是常人;

7企業盈利:
得意時別太高興,失意時別太氣餒;

8標青:
若能夠每年企在投資市場中間位置,20年不被洶汰,都已經是今天最優秀的了,當我對自己不滿時會把這事實安慰自己;

9感恩:
我無所事事不精明,錢卻能每天自動產生。

轉眼第十班價值投資班又會再開始,這次之後可能要一段時間才能再和大家班上見面。

有同學說我在班上每次想不通是否要買某股票時就給這個“一蚊也不想輸”佔上風而選擇放棄。

這格言聽起來好像很笨,但反過來說,我持有的股票沒有一支讓我覺得會輸錢。

如果你也是一蚊也不想輸,并且想學習這套方法,可以到這裏: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錢能買到快樂

記得做義工日子只在中學時較多,出來社會做事、生仔後時間越來越少,覺得揾錢越來越艱難,後來相信了佛利民說的做成越多窮人正是政府的福利政策,於是便震震有詞彈奏潮洲音樂:''自己顧自己''。

直至有一天在圖書館看了一位攝影師把溫市中心東端最出名的無家可歸癮君子們的照片和故事記錄成冊後,我開始反思,發生在這些朋友的失望的故事其實你我他也曾經歷過,不同只是我們在失意時得到身邊家人或朋友的幫助而他們沒有這運氣,所以才不至於一步步沉淪。

之後我開始常留一些食物包放在車上,若有機會在紅綠燈停下他們上前或被我踫到,就給以食物和車上的零錢,當是聊補一下。

溫市中心東端有一所全球沒多見的合法毒品注射屋,有時我在公園跑步也會碰到癮君子坐在長蹬上注射, 和我們想去Side walk cafe 相同, 他們都想享受戶外陽光。

當看見注射後的他們充滿幸福面容時應當明白,我們和他其實大家每天都是在找尋一種叫幸福的感覺,只是我們較為幸運能從工作、家人、朋友間找到吧。

上星期六,北河之友再次把這感覺帶給我,自己受思賜之餘可以盡一點棉力幫助別人。當天我是分配員的角式,而明哥則以領導身份指揮我們把一合合的飯餸和水果等交給露宿者。

香港露宿者和低收入並非很遙遠的問題,在明哥的經營下,北河之友發揮到很好的影響力,明哥介紹了他的工作和管理方面遇到的問題和如何處理,在高透明下運用資金和一些公私合營機構是如何合作平衡。




在北河同行店內,聽完明哥的講解,我覺得這事業任道重遠,要有效率經營好這行業殊不簡單, 難怪巴菲特說慈善事業是最難經營的,心裏佩服明哥迎難而上的毅力。

(明哥幫人無分區域,現在他令你更方便地幫到別人)

如果你在街上拾到500元,雖然不多,你馬上便會為自己的幸運而快樂,但快樂的感覺不會太持久,若果你走進一間商店,用這500元買十份小禮物送給十個朋友,便能製造更持久十倍的快樂。

如果用得其所,錢是可以買到更多幸福和快樂。

很感謝財自有坊朋友,開了一個財務班,讓我和幾位朋友化作導師幫助另一些朋友獲得財務知識之餘,也拾到很多個500元的快樂,然後運用這些錢買很多有用的物資給需要幫助的家庭和朋友,制造更多的快樂。


(最右手面橙衣財叔是北河同行的活躍份子)

。。。。。。。。。。。。。。。。。。。。。。。。。。。。。。。。。。。。

股票方面:本年在注碼上分配上並不幸運,例如最高囘報有40%的必瘦站和最近買得頗好短時間已有8%囘報的Walmart注碼小得可憐,而下注不小不斷創新高YUMC上升有31.66%,但注碼仍然是不夠EPS上升,股價下跌的IBM高,注碼不小的互太和德永佳表現平平,雖然我對它們是充滿信心。

近期買得不小的國泰,世界級航企便宜到如此地步,我對它頗有期望。






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3分鐘能令國泰未來沒有對沖虧損

你開了一個店,有一天發生漏水事件,不單你的鋪損失,也把旁邊一店的貨品也弄溼,經計算他們損失了200万,並要求你做出賠償。你盡量想減低現金流壓力,你發現它們的貨品打算在2018年賣的有50%,2019年買的有25%,2020年的25%,你向保險公司要求按這比例分幾年賠償。

於是你把200万的損失記錄成2018年損失100万,2019年損失50万, 2020年損失50万。

正常的路人甲一定會以爲你發神經。但你說別人的貨品真正打算是2018年,19年,20年賣的,同時你真的是分3年付出賠償,因此覺得很合理的。

這個時候,有一個路人D(全面叫Delta Airline),他說這樣,我代你先付190万給旁邊的店,店同意不再向你要求賠償。你在本年記錄190万損失,同時欠我190万債,然後連利息2018年還我100万,2019年50万,2020年50万。 於是你的損益帳會這樣記錄,2017年損失190万,2018年0損失,2019年0損失,2020年0損失。

3分鐘内你的未來再沒有虧損。

 但你發現無論你是用自己的記數方法,還是用D說的方法,現金流也沒有改變.

另一方面你計算到自己的店其它方面的營運在2018,2019,2020會賺到80万,80万,80万的盈利。

這個時候,有專家說你的店鋪不值錢,因爲按你的計算,2018-2020的盈利是
A)                   2018   2019  2020
 貨品賠償     -100     -50    -50
 其它收入        80       80      80
                  ------    -----   -----
 盈虧            -20       30      30

但有人卻覺得Delta的算法合理*
 B)                2018   2019  2020
 貨品賠償          0        0       0
 其它收入        80       80      80
                  ------    -----   -----
 盈利              80       80      80

*還有那分3年共10万的利息

以上是損益帳的數字.

投資又應如何計算?


 聰明的朋友一眼看到, A的那個算法是投資學上的現金流計法, 應該頗爲合理, 因爲按現金流計算, 未來的現金流是如下

2018   -20万,
2019   +30万
2020   +30万,

於是聰明朋友會說這不值得投資.

 但上面的現金流表卻漏了重要的2017年,  而2017年店主因爲做了200万的準備並把原來的權益減小,  如果你能按市帳率1:1買入, 全個現金流表應是:
2017年  +200万;
2018      -20万,
2019     +30万
2020     +30万.

現在因爲A的帳太難看, 店主不單不以1:1市帳率出售,  只以0.76, 於是2017年不只是+200現金流入, 另一方面,原來街尾另一店主已經以1.16市帳率出售,  於是2017年的正現金流是++200.
-----------------------------------------------------------------------------------------------------------------------
現在談國泰, 國泰在2016年12月31日已經為2017-2019年的原油虧損準備了78億, 如果不包這應付虧損, 國泰的權益應該有631億, 現在他平一點買給你, 扣除了78億後是553億, 理論上, 未來的78億現金流出已經計算清楚, 按上面的例子, 應該是用B的方法計算現金流, 那就參考市場上沒有對沖或很小對沖合約的航空公司計算.

如果按最低的國航1.16市帳率,  國泰市值應該是553億x1.16=641億, 相對今天430億有49%的折讓.





--------------------------------------------------------------------------
這裡可以令你學到一些讀年報和投資技巧,讓你較其它人不一樣: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hk/2017/04/ben-graham.html







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

一場精彩的施洛斯擂台博鬥

昨晚是市場兄首場處男擂台戰,即使更改了大房亦全場爆滿。

上次市場兄在我的課程中客串只是露兩手。
而今次的擂台班,安排和以往上課是兩個不同風格。

今次安排市場先生兄講述和各股票拳來拳往交手的時候每一拳是怎樣打,對手起飛腳怎樣避,所以各同學聽得特別過引,連續3小時直落無冷場,只辛苦市場兄了。

同學應該可以分辯到市場先生兄和財演是兩種級數的講述,他強調發展一套可持續性的搏擊的方法,而不是對這支股票使用的一拳,和另一支的又是另一拳,令散戶自己無所適從和弄得糊塗。其實這道理很簡單,我們見到的泰臣、李小龍、曹星如的招式都是各自保持一格,你唔會見到泰臣出下拳又起飛腳,或者李小龍像泰臣熊步前進出拳。

不同打法風格也不是天下無敵,. 市場先生兄也坦言施洛斯方法評估工業股資產存在不足處,對以盈利估值的公司例如騰訊也不適合。

真正的高手對不同方法虛懷若谷,市場兄甘于用開山師傅施洛斯同一口吻,說自己正是遵從用一種最low level的投資方法,自知者明也,明者“Intelligent”。

市場上有無數有用的投資點子,能否容納得下,就要看胸膛是否夠濶,放得自己是否夠低。

說開投資點子,我特別受市場兄介紹的大股東持有74%後己經去到無千可施要從良這一點啓發甚深。

單這一點,對我來説已經價值不菲,還有其它的更不能盡錄。

堂上同學們興緻勃勃,其實從本星期初成立WhatsApp群組以來,已經非常熱討,我作為半個搞手,一個多年的粉絲,價值投資學弟,能夠拉到市場兄到來作第一次面對面和大家分享,而自己更能同台在後半部作點補充,實是我的榮幸。





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其他全面收支: 國泰10問(二)

如果昨天的例子還未令朋友頭腦發熱,可以再玩下去,假如現在不是日本供應商,而是甲本人在日本開的工廠,這工廠每月也需要用108.5M万日元.

問:甲做了第六個月以13.9賣入108.5M日元之後, 連續再按這兌換買入餘下的半年,再買入下年2018全年日元需求(1302.2M)算否對沖。

答:你要看甲的客人,是否也下了下半年與2018年全年的定單。


問:沒有,但非常大可能


答:這出現時間差,客人會因應市場的日元匯價調整他的港幣買貨价,即他出價8M並不是固定,最後可能是高一點或低一點。而買入1.5年需求的日元,以便按期有固定日元匯價支出只能算半只腳,沒有另一對同是固定的收入的都不能算對沖。

這些合約叫對沖只是讓人聽來安心一點,和真正對沖能發揮的相差很遠。例如你可以叫我巴黎,但我並不是法國的首都,有些人名叫羅馬或柏林,也不是意大利或德國的名城。

現在開始談國泰:

1問:國泰何時開始做這些“對沖”交易?

答:應該很早前已經有做,保括外匯和原油。

2問:這些合約是否叫得上對沖?

答:不能,因爲國泰客人没有承諾以國泰的原油對沖价水平買定未來幾年的機位。

3問:國泰是2016年出事嗎?

答:不是,國泰大部分合約是2014-2015年油价高峰時做的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business-39288156

筆者特別留意到這句:
國泰航空財務董事馬天偉(Martin Murray)在發佈會上解釋說,目前導致虧損的對衝合同都是在2014年簽訂的,當時倫敦布蘭特原油價格是每桶115美元。馬天偉說,「我們沒有預期過燃油價格會跌到每桶60美元以下」,而國泰自2015年8月後就沒有再購入新的對衝合同。


4問:2014,2015年國泰做了多小,為什麽當時沒有報告?
答:國泰在2014年12月31日並沒有用簡單數字顯示,而是用很難知清的七彩圖表顯示如下:
按這圖和時間和2014年的用油4170万桶,推斷2014年12月31日未平倉遠期合約是:
2015年56%(2335万桶)行使價114元;
2016年42%(1751万桶)行使價108元;
2017年40%(1668万桶)行使價102元;
2018年20%( 834万桶)行使價95元;

5問:平均价和縂油數是多小?
答:2014年12月31日縂油桶數是6588万桶,平均行使價是107

6問:2014年12月31日的浮虧多小?
答:當時油价是53元/桶,因此浮虧可能是6588万x(美元107-53)
=美元35.57億
2015年56%(2335万桶)行使價114元;虧14.2億
2016年42%(1751万桶)行使價108元;虧9.6億
2017年40%(1668万桶)行使價102元;虧8.2億
2018年20%( 834万桶)行使價95元;虧3.5億

7問:如何体現這可能的浮虧?
答:應該在其它全面支出内,但當年只記錄124億浮虧


8問:這圖顯示2014年賺34.5億,但減了多項其他全面支出後虧了98億
答:是常識吧。

9問:2014年從那裏可以知道當時的嚴重性?
答:最好的就是上面答案4,非常不幸,管理層希望它七彩一點而非清楚一點,或者他不想用更清楚的表達的方法,免嚇得老闆從凳上掉下來。
除了可以從答案7的其它全面支出找到蛛絲馬跡外,也可以從2014年股東權益下跌中嗅到有問題,例如2013年的股東權益為629億,2014年公告了“好成績”後反而小了112億至517億


10問題:國泰這麽多問題,為何巴黎在這水平買進?
答:我喜歡買入別人誤解而賤價抛售的股票。






如果你想學習更多財務報表引致市場誤解的投資機會, 請按以下連結: